新闻是有分量的

约翰尼·德普们在海南岛回首初遇银幕时

2018-12-19 08:43 栏目:澳门威尼斯赌场网站

阿米尔·汗

约翰尼·德普

朱丽叶·比诺什

  影迷表达对一位演员喜爱与肯定的方式,表现出被时间轴左右拉扯的状态:一边热切期待他(她)的新作,又一边沉浸于他们刚“触电”时的青涩容颜。

  首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的“大师嘉年华”现场,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近距离接触的几位国际知名演员,是让中国影迷心心念念的面孔:约翰尼·德普、阿米尔·汗、朱丽叶·比诺什、伊莎贝尔·于佩尔……

  这些名字,皆在中国影迷心中享有 “一看名字自动信任品质”的待遇。2018年,他们依然活跃在大银幕上。今年年初,阿米尔·汗的《神秘巨星》,帮助弱小女孩在梦想和命运之间作抉择的故事令人潸然泪下;岁末,约翰尼·德普用《神奇动物:格林德沃之罪》,演绎“哈利·波特魔法宇宙”的前尘往事,掀起“魔法粉”的狂欢。

  忠于表演的好演员,年轻有颜,岁月有眼。在本届电影节上,观众回望被外国好演员充实的时光,演员则回首年少初遇银幕时的自己。

  第一次上镜觉得非常愚蠢,本以为自己不会被心爱的剧本选中

  美国演员约翰尼·德普于深夜抵达三亚,下榻酒店已是凌晨4点钟。当天下午他依然精力充沛,一身帅气牛仔装现身“大师嘉年华”。

  神情温柔的德普不发言时,会陷入固态般的沉静,中途陡然想起要摘掉墨镜,还引起观众一阵憋着激动的轻声呼叫。而当德普开口讲述,又是很会说故事的人,“深挖”每个记忆死角的过程颇具感染力。

  原本做吉他手的德普,最初的人生梦想是成为音乐家。意外蹦出来的演员选项,让他决定全情投入,甘愿放弃音乐梦想。1984年,21岁的约翰尼·德普在好友尼古拉斯·凯奇的推荐下进入电影圈,去《猛鬼街》中饰演一个小角色。

  “第一次上镜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非常愚蠢,有点傻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电影是由哪些元素拼接而成的,其实有点无聊。后来我逐渐学习了很多东西,才变得越来越自信”。

  德普因独特的外形气质被鬼才导演蒂姆·波顿看中,忧伤纯真的《剪刀手爱德华》,让德普提名金球奖最佳男演员。两人合作的《查理和巧克力工厂》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,皆大获成功。

  如此合拍的两人,首次见面却很“尬”。

  “1989年见到蒂姆·波顿时,我刚拍完《哭泣宝贝》。我永远不会忘记看到《剪刀手爱德华》剧本的感受——让我哭得像一个小孩子一样。我知道他的痛苦,就是那种不安全感。我对这个角色感同身受。”

  “我第一次见蒂姆·波顿,他非常害羞,我也非常害羞,所以那3个小时的会面中我们大概喝了8罐咖啡,蒂姆·波顿的手抖得像这样子……我觉得他不会选我的,一个月后也没听到他的消息,我以为这个机会流失了。但后来接到电话,他说你要演《剪刀手爱德华》了。”

  从影30余年,德普的银幕魅力总和怪诞的角色绑定,最经典莫过于《加勒比海盗》中的“杰克船长”。

  德普认为,越是演绎怪诞的角色越是能让他找到安全感。“因为杰克船长可以做很多我本人做不到的事情,说我平时不可能想象会说的话。但当你去演这个角色,真正融入进去的时候,就会有奇迹发生”。

  “演员需要善于观察,观察人们的言行举止,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这些,当你再面对镜头,甚至面对自己的生活时,才能变得更加自如。”

  演员是生活自己带来的选择,18岁开始了解表演和存在之间的区别

 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闭幕式,约翰尼·德普和朱丽叶·比诺什的“同框”出现,又把中国观众抛进了温柔“回忆杀”——他们俩在18年前合作演绎过《浓情巧克力》。

  对于法国“国宝级”影后朱丽叶·比诺什而言,成为演员,更像是生活自己给她送来的人生选择。

  “在学校时我演了一出戏剧,在这出戏剧里面我感受到了表演的快乐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是要作为戏剧演员还是电影演员,但是它自然地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”和中国观众交流时,身穿白外套、牛仔裤的比诺什,笑容特别“邻家”地提及故事的开端。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需要表达的东西,演员就是要将这些东西通过不同形式外在地表达出来。

  1988年,25岁的比诺什以影片《布拉格之恋》一举成名,然后一发不可收,《红白蓝三部曲之蓝》《英国病人》《浓情巧克力》《合法副本》等代表作斩获诸多顶级奖项,比诺什成为世界影史首位包揽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影后的演员。

  究竟是不是天生注定老天爷赏饭吃?

  “我是有一些天赋,但都是隐藏的天赋。我有一种男性的能量,我总是拍男性化的角色,在上戏剧课的时候学校里很少有男演员,所以我经常去尝试这样的角色,会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。”

  比诺什说,因有幸遇到很出色的戏剧老师,18岁那年她开始了解表演和存在之间的区别,步入成为演员的正轨。“我不会特别用身体语言来表示我现在非常痛苦,不需要非常出格的表演才能证明我正在表演什么。你要相信自己表演的已经够了,可以让人们相信了”。

  “演员不仅要表现,还要吸纳,比如演《红白蓝三部曲之蓝》,其实我没有做太多准备,有个朋友他的丈夫和孩子都去世了,我跟她在一起待了很久,一起聊她孩子的去世和感受——那就是适合拍《蓝》的状态。”

  比诺什也与许多亚洲导演有过合作,比如侯孝贤、河濑直美以及是枝裕和。比诺什喜欢亚洲导演的工作方式,他们不会过多干涉演员表演,反而会将演员的灵感火花保护得很好。

  此前与中国台湾导演侯孝贤合作《红气球之旅》,比诺什发现侯导如孩子般天真,拍完会跟着她一起开怀大笑。而剧组成员相处如家人的状态,也让比诺什感觉像在水里游泳的鱼一样自由。

  在电影世家成长,但年少时演员志向不被家人支持

  若说许多影星成为演员的起点,是被命运“pick”,那么印度“国宝级”演员阿米尔·汗,则像是在命定的轨迹里稍微迂回了一番。

  现身电影节的阿米尔·汗,身着格子衬衫,戴着粗框眼镜,酷似大学教师。虽出生于电影世家,但他坦言早期家人并不支持自己当演员。家人都认为小时候的阿米尔·汗性格害羞内向,他该去从事更稳定的工作。“我的爸爸和叔叔都是拍电影的,他们知道这个行业变幻非常大,可能今天你很风光,明天你就比较落魄”。

  “家人反对我当演员的原因也是我在12岁的时候想退学去拍电影,当时我的父母非常反对这一点,家人、朋友都说不能够中断学业。我跟他们说我不是要停止学习,我是开始学习电影。那时候大家达成了共识——我要先毕业再去做电影人。”

  阿米尔·汗从8岁起就间断性地参与各式电影创作中,一次帮同学共同完成的影片创作,他从中所获得的兴奋和激动,是最终自我确定坚持电影生涯的原因,面临再大阻力也要坚持。1988年《冷暖人间》收获巨大成功,同类型题材影片成为一时潮流。上世纪90年代初,阿米尔·汗寻求转型,致力于塑造更具深度的角色,同时也尝试编写剧本、担任幕后歌手。从演员到“偶然”成为导演,全方面参与电影制作全程。

  名气暴涨,阿米尔的电影生涯却没有加紧步伐,仍然保持一次只拍一部片、一年只拍一到两部片的原则,并发挥作为艺人应有的社会正面影响力。

  只要对剧本充满好感,例如《三傻大闹宝莱坞》,阿米尔·汗就一定会接拍。阿米尔·汗会深入琢磨这个角色:体型、言辞、经济背景、童年成长环境等,通常要准备4~6个月才能去拍。

  例如《三傻大闹好莱坞》Rancho是很好奇,大脑运转很快的学生;而《摔跤吧!爸爸》Dangal则是思维克制,动作较慢的人。“我不会让这个角色像我,我会去变成那个角色,变成他的大脑,像那个角色一样思考”。

  但无论此前准备多充分,开拍前一晚阿米尔·汗都会非常紧张,焦虑能否把握角色的关键,担心令导演失望,甚至会为此彻夜难眠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 来源:中国青年报